責編:高理洲

文學藝術

天邊的語言

發布日期:2019-10-09

天邊的語言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散文/張禮

 

  窗臺上的橘子花靜靜地開,幾只鳥兒在窗外飛翔,偶爾的鳥鳴,是極好的窗外風景。土頭土腦的一些麻雀,在窗外飛來飛去高談闊論,一些嘮叨,就在麻雀的唇邊竊竊私語。除了鳥,窗外飛翔的聲音還有飛機,這只大鳥孤獨地在盤旋,此外還有機動車與電動車的叫喚,這些加在一起世界顯得很嘈雜,靜心聽一會兒后,這會讓我,禁不住就捂住自已的耳朵。

  麻雀的啁啾,是掛在屋檐上的鄉音,窗外樹枝上,還有兩只喳喳叫的灰喜鵲,毫無顧忌地在重復著自己的愛情。這些鳥鳴,把天空抬高了許多,一陣陣的鳥鳴,給天空布滿了美妙的音樂。這些年,布谷鳥的聲音,也從遙遠的鄉村走進了城市,布谷鳥,雨中的抒情悠遠而蒼茫,好象在喧嚷著農事的忙碌。當我們的時間只剩下蛙鳴之后,鳥的聲音更顯得珍貴,沒有鳥的天空,一定憂郁而可怕。窗外若有鳥鳴,就算是一群麻雀嘈雜的爭吵,你也要靜下心來,仔細聽一聽,讓鳥的聲音,從你身上的每寸肌膚輕輕劃過。

其實,我相信世界上的萬物,都有自已的語言,它們一定都有自已的言說方式,都有自已獨特的交流內容,也許它們的聲音太微弱了,只是我們沒有聽到而已。人類的語言自不必說,我們天天都在相互聆聽。天空中飛翔的小鳥悅耳的鳴唱,就是鳥兒們相互的語言。鳥兒的語言也是自不必說,就連那些蜜蜂、蝴蝶以及小螞蟻等昆蟲,也有自己的語言,及言說方式,只是它們的語言,謎語一般,會讓你猜不透,需要有一臺機器才能翻譯過來。

風也是有語言的,風呼呼地吹,可以把原野一片片吹綠。大地的語言無處不在,我們人類與動物都是大地的嘴巴。一場大雨剛過,雨滴還在荷葉上不停地滾動, 一群在稻田里仰著脖子的青蛙,一起開始合奏,開始了各自的淺唱低吟。蟬鳴,在鄉村是最高強的鳴唱,也許蟬鳴會讓人心生煩躁,似乎讓人極難安寧,假如你一旦靜心投入傾聽,拋棄一些私欲貪婪,你就不會在蟬鳴中心神不寧。在喧囂鬧市區的森林公園,蟬鳴成為酷暑鬧市中,唯一壓倒一切的原生態樂曲。聆聽蟬鳴,本就是一年一度的人生參禪,進入蟬鳴的境界,再熱的夏季也會變得清涼了。而在草叢中,蛐蛐也在彈奏夏天,彈奏出一種人間天籟,蛐蛐的一曲曲小曲兒,一定會撣走心上的塵垢。

樹木也是有語言的,你不要看單獨的一棵樹默默不語,樹與樹的交談,需要借助一陣風或者一只鳥,風與鳥都是樹的信使。每每有風來臨,樹都會欣喜若狂,樹的聲音好似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,松濤一樣不絕如縷。大地的語言,還有風聲雨聲,還有樹葉的搖動,還有風吹稻谷的聲音,以及閃電和雷聲,都是大地發出的語言。大地的語言也許鮮為人知,也許被泥土埋在深深地層,難見天日,但最終都能找到它們最后的歸宿。

某天早晨,當你推開自家小院的大門,突然有一個聲音在喊你的乳名,你不要驚訝,那是你的祖父或者鄰居,也或是一只小鳥在你的頭頂,親切地在呼喚你,在喊你孩童時的乳名。

在自然界,許多動物也有自已的語言。海豚作為一種海洋哺乳動物,是個天才的表演家,能表演許多精彩的節目,鉆鐵環,玩籃球,與人握手,還喜歡唱歌。海豚能模仿鯨的聲音擁有復雜的社交生活,能夠通過聲音和動作來表達自身情感。海豚喜歡與人類互動,它智商高,又善解人意,是小孩子最喜歡的海動物。海豚不僅可以發出不同聲音,而且可以通過水中的氣泡表達不同的含義。現在,有海豚專家用專門的水下翻譯器,試圖將這種聰慧的水中哺乳動物發出的聲音,翻譯成人類語言。海豚能救人于危難之中,人類在海難事故中因海豚而獲救的事例屢見不鮮。據說,海豚可以理解四個單詞以上的句子,并聽從人類發出的指令。

鯨不是魚類,也是一種哺乳動物。據海洋專家研究得出,藍鯨是世界上發聲最大的動物, 藍鯨在與伙伴聯絡時使用一種低頻率,這種聲音震耳欲聾,超過180分貝,比噴氣式飛機起飛時發出的聲音還要大,不過藍鯨的叫聲人類用耳朵聽不到,它們的聲頻低于人類耳朵能夠聽到的頻率。人們還發現,虎鯨非常喜歡說話,語言還相當復雜,但虎鯨的脾氣似乎不大好,相互之間沒聊幾句就會吵起來。而逆戟鯨,還能模仿海豚或人類的聲音。

而鳥會模仿人類的聲音,這是生活中很常見。能學說人話的鳥有八哥、鸚鵡,還有烏鴉、椋鳥與鷯哥。在二次世界大戰中,有一只椋鳥曾模仿德國V-1 火箭飛行時的呼嘯聲,還學會了足球裁判的哨聲。而鸚鵡學舌更是古已有之,《紅樓夢》中就有這樣描述,有一只鸚鵡曾學林黛玉《葬花詞》。

世間萬物中,人類的語言最為復雜,人類語言的表達方式,除了口語,有手語還有肢體語言。口語是人類使用行為進行語言交流的最主要的方式。手語,主要是聾啞人之間的交流方式,人類還有豐富的表情語言。電腦出現后,人類給予電腦指令,出現了電腦語言。各個民族都有自己的語言,漢語、法語俄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英語這六種語言,是世界上的主要語言也是聯合國的工作語言。漢語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語言,英語是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語言。

據德國出版的《語言學語言交際工具問題手冊》,現在世界上共有5651種語言。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新發布的《瀕危語言圖譜》,全世界有7000多種語言,而其中一半以上的語言,將在二十一世紀消失,等于平均每兩個星期就有一種語言消失,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語言,將在未來200年內滅絕。中國雖不在語言瀕危的熱點地帶,但中國129種語言中,有一半以上的語言活力很低,至少二三十種語言處于瀕危狀態,比如云南的阿奴語、東北的赫哲語、新疆的塔塔語、甘肅的裕固語、中部地區的土家語等。語言瀕危,是一種全球現象,值得我們所有人關注。

  就大腦來說,語言分腦語和嘴語,腦語就是我們大腦里思考或思想的東西,腦語被嘴表達出來就叫嘴語。其實腦語和嘴語并不是一回事,嘴語不是腦語的唯一表達方式,因為腦語還可以通過肢體語言來表達,我們還有豐富的表情語言,也就是我們的行為語言。即使是同一種語言,還有不同的方言,有的方言之間差別很大,感覺好像是另一種語言,比如云南人聽不懂廣東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  每一個人都有自已的母語,也就是第一語言,而第二語言指非本族的語言,也就是外來語言。事實上,只有人類才有真正的語言,許多動物也能夠發出聲音來表示自己的感情,或者用聲音來交流,但這都只是一些固定的模式, 不能隨機變化。只有人類才會把無意義的語音按照各種方式組合起來,成為有意義的語言單位,語言產生的單位主要有:音素音節、語素、詞、短語、句子。人們一般把世界的語言劃分為九大語系:漢藏語系印歐語系,阿爾泰語系,印歐語系,閃含語系,烏拉爾語系,高加索語系,南島語系,南亞語系,達羅毗荼語系。

  語言是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甚至可以說沒有語言也就不可能有文化,只有通過語言才能把文化一代代傳承下去。人類創造了語言之后又創造了文字。文字是語言的視覺形式。文字突破了口語所受空間和時間的限制,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。對于文字的發明,古人更加認為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,而世界上還有一半的語言沒有相應的文字。

  人活在自已的語言中,并用語言看護觀照著自己的成長與生活。對個人而言,語言除了談吐、傾訴的交際功能外,還是一扇心靈的窗戶。語言的粗俗暴露了內心的齷齪和猥瑣,善待善用語言,才能善待我們自身。語言是橋梁,溝通了全世界,會讓我們成為朋友,讓人類親密無間。

 

簡介:曾用筆名:雪克、流水,曾于《人民文學》《民族文學》《鴨綠江》《詩歌報月刊》《詞刊》《中國詩人》《讀者》《作品》《北方文學》《工人日報》《中國青年報》《滇池》《邊疆文學》《四川文學》《散文詩》《世界詩人》《青春》臺灣《葡萄園詩刊》《創世紀詩刊》《心臟詩刊》《秋水詩刊》《笠詩刊》香港《大公報》《文匯報》《中國文學》《文萃》德國《歐華導報》澳門《澳門月刊》美國《新大陸》《品雜志》等數百種刊物發表作品。有詩集《北回歸線上陽光》等出版。有作品譯成英、德等國文字。曾任云南省當代文學研究會理事、普洱市作協理事、墨江縣文聯主席。曾獲第四界池幼章文學獎、首屆雁翼詩歌獎等。著有長篇小說《隱形按摩師》《茶馬大院》等。

 

返回頂部
山东时时彩开奖记录